曹云金扎在电影《爱神箭》剧组身上的七根刺

Date:2016-10-03 00:58:30   来源:互联网   访问: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电影《爱神箭》出品人兼总导演马志全
 
  第一根刺:头型。
  第一次和曹云金见面在场有六个人。曹云金和经济人及其助理,我带了助理付小燕和演员副导钱多多。我注意到曹云金的头发,很短,应该是新理的。这和剧中男主角头型构想出入很大。我跟曹云金说:你这头发太短了,我没法造型。(这里解释一下,《爱神箭》男主角林冬有一种主要头型,两种变化头型,一种变化是回忆上大学时,是六年前学生时代的造型;第二种变化是扮成道士的头型。三种造型要有明显的区别。)我们都知道一个常识,头发长才好做造型变化。以曹云金当时的短发并不适合《爱神箭》男主角,因为变化空间不大。曹云金当时跟我说,导演请放心,我头发长得很快,距离正式开机还有一个月多的时间,我头发到时的长度绝对适合多种变化。我当时考虑了一下,也觉得他这个年龄头发生长速度可信赖,所以我就和他约定,从那时到开机时他绝对不能理发。(除非确定不用他出演)。他请我放心,说绝对没问题。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作为导演我对他提出的最明确的要求,并得到了他的承诺。第一次见面我得到他的承诺有三个:一:开机前不理发;二:工作时有和导演不一致的想法,协商未果服从导演决定;三:绝不会迟到一分钟。(当然也绝不会多拍一分钟)
  第二次跟曹云金见面是在北京《爱神箭》剧组筹备基地,那时聘用合同早已签定,距正式开机仅一周多点时间。这次是曹云金来试装。我见到曹云金非常吃惊,或者说是震惊,因为他的头发,比我第一次见他时还短,而且里面掏空了,很明显是刚刚理过。我就问他,你头发刚刚理过吧?他说是啊,刚理过。我说第一次见面时我要求你开机前不要理发而你也答应了。他说理成这样很清爽,造型绝对没有问题。
  这就是曹云金扎在剧组身上的第一根刺。首先,那个头型真的很难做造型变化,太短了,里面又掏空了。第二,角色应有什么样的造型,不是演员决定的,而应是导演根据剧情在和造型师研讨后做决定。他的行为表明,角色的造型他作为演员也可以决定。这是违背剧组管理体制的,演员个人的想法凌驾于导演之上是极可怕的现象。第三,曹云金不信守诚诺,一个不守信没信用的人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和聘用对象。第四,他对导演最明确的要求置之不理、置若罔闻。这最可怕,一个演员,如果完全不在意导演的身份,不听从导演的要求,自作主张,一意孤行,后果将是多么可怕。
  所以,表面上只是一件单独的事情,但隐患才是最可怕的,因为这件事表明,这个演员有可能在电影拍摄过程中也不听从导演的要求,这才是最可怕的结果。导演的核心地位不能确立,说了不算,电影必将一败涂地。
  这就是曹云金扎在《爱神箭》剧组身上的第一根刺,一个巨大的隐患。
  还有关于头型的一个小事件,这次试装,造型师要给他弄头发,曹云金坚决不让,造型师很为难。
 
  第二根刺:恶劣的打架事件。
  艺术工作者的行为劣迹,我们国家文化宣传部门的原则是坚决予以抨击。
  在和曹云金签订合同不久,他就在街头和人大打出手。视频曝光,哪里是相声演员,整个一江湖猛男。玩拳击,抡凳子,江湖匪气,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
  我们剧组开了会,因为这个问题很严重。电影《爱神箭》完全是正能量的电影,男主角是有情有义思想健康行为高尚的人,而 让一个有恶劣打架行为匪气在身的演员来出演对电影的品质很可能有较大的伤害。劣迹演员出演完全正面的形象观众会接受吗?
  这是曹云金扎在《爱神箭》剧组身上的第二根刺。
  按国家文化宣传部门对艺员品德的要求,剧组有权力对劣迹行为和劣迹演员说不。
  最终我们还是决定不一棒子把人打死,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总要给浪子回头的机会吧。我们想的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可惜,剧组的宽容没得善报。我们放了他一马,他又给了我们好几蹄子。
 
  第三根刺:服装问题。
  在和曹云金签订合同之后,剧组服装师崔雪到曹云金指定的地方去给他量身材尺寸并跟他说明服装造型的基本想法。崔雪回到筹备基地跟我说曹云金不是一个很好合作的演员,原因是曹云金态度冷漠而强硬,对服装造型方案不屑一顾,并提出苛刻的要求,即,要求剧组为他购买迪奥品牌的服装。
  关于迪奥品牌,简单说吧,一套西服基本价位七八万,一件衬衫六千左右。
  一个严格合理控制影片成本的剧组绝不会为演员购买这么贵的服装。
  还有就是,《爱神箭》男主角的身份,一个六个人的工作室的小经理,也不适合穿这种品牌的服装。六个人身份差不多,他不合适穿比其他人名贵得多的服装。
  所以,一开始我是坚定否定了这个要求。
  但曹云金对迪奥品牌异常执着,除了服装师几次跟我说曹云金坚持要迪奥品牌服装,演员副导演也请求我通融,说是为了剧组的和谐。看来我不让步剧组恐怕就不会和谐了。
  好吧,为了和谐,我让了一步,让服装师买了两件迪奥品牌的衬衫,计人民币11800元。
  被胁迫的滋味不好受,这是曹云金扎在《爱神箭》剧组身上的第三根刺。
  关于服装的刺有个补充,在10月13日晚曹云金正式定装时,作为总导演的我让曹云金试穿两条长裤,曹云金坚决不试穿。以曹云金的胜利告终。
 
  第四根刺:酒店问题。
  合同规定,曹云金的住宿标准是五星级酒店,剧组的生活制片严格按照合同标准,并综合剧组拍摄情况,给曹云金订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到此,剧组完全履行了合同。此时尚未进组的曹云金却回复剧组,说该酒店网上有差评,不同意剧组的安排,要求更换酒店。
  剧组已严格履行了合同,安排该酒店也有利于剧组顺利拍摄,所以剧组有权拒绝曹云金的不合理要求。但曹云金对住宿标准如同服装标准一样执着,坚决要求更换。
  好吧,为了和谐,我们让步,生活制片又找了一个五星级酒店,没差评,并交了十四天的宿费。
  10月13日,曹云金飞抵珠海,生活制片接曹云金去酒店,曹云金到房间转了一圈,出来,回到大堂,将房卡扔到前台的地面上,扬长而去。他的理由是条件不行,环境不好。
  曹云金的品质太高了吧,五星级酒店还挑三拣四,那住在普通宾馆的全体工作人员和绝大多数演员怎么可以活下去呢。
  在这里我要问一句,曹云金,你真的比剧组的其他人高级吗?人若有贵贱,也那是思想品质之差别,高尚是贵,卑鄙是贱,而不在床有多高级。
  好吧,不换酒店肯定就不和谐了,并且曹云金及其一行已经上街自己去找酒店了。生活制片只好退掉房间,当然,被酒店扣了房钱,我们剧组只好承担。
  好吧,为了该死的和谐。剧组让步。曹云金胜利。
  这是曹云金扎在电影《爱神箭》剧组身上的第四根刺。一根拥有五星级花纹的美丽的刺。

  第五根刺:豪华的房车。
  当然,根据合同规定,曹云金的交通工具是GMC以上级别的房车。说实在的,签合同时我并不知道这个级别的房车有什么特别,之前多数见的是长城的房车,价格不高。后来制片主任告诉我这级别相当豪华了,租金高不说,还不好找。我说,合同签了,按合同执行。制片主任从深圳租了达到了级别的房车。
  2月13号,制片主任和生活制片向我汇报酒店问题的同时,告诉我曹云金对房车及房车司机不满意,要求更换房车及司机。
  因为之前定房车费了好多周折,而且我们已经严格履行合同,所以我想拒绝曹云金的非正常要求。但主任跟我说曹云金这边推荐了北京的一个房车和司机。他们坚决不认可之前的房车和司机。
  好吧,为了所谓的和谐,我同意主任联系北京房车。北京房车很快就上路了。
  原来的房车就已经高端大气上档次了,看来曹云金不是一般的高大上。
  可不满足超级高大上剧组会不和谐呀。咬咬牙吧。但觉心理堵得很。
  这是曹云金扎在《爱神箭》剧组的第五根刺。
 
  第六根刺:严重违纪,迟到两个小时。
  在正式拍摄前,曹云金已收到应付款五拾万元中的四十万,另外十万剧组在网银上也已划拨,但曹云金账上没到。13日晚上定装时,曹云金经济人跟我提及此事,我说定完装开完会就查询原因,并承诺若没划出第二日银行系统工作(上午9点)后立即划拨十万元。曹云金方表示理解,表态按通告单时间进行工作。
  当晚我开完为第二天工作准备的会议,已十一点多,我上网银查了汇款情况,已划拨的四十万确实有十万元没划出去,原因是十月份公对私账户的月额度已满。我当时就通知了演员副导钱多多,让他马上告知曹云金方原因,协商解决第二日给曹云金划款的问题。钱多多随后告知我曹云金方第二天会给一个工作室的对公账户。果然,第二日早曹云金方发了公用账户给演员副导和我。
  10月14日早六点多,剧组大队人马已陆续出发,曹云金方通过演员副导演知会我未收到拾万元款便不会出工,并提出超出合同约定的税款的额外税款的不合理要求。对不合理的税款要求我是拒绝的。中间几经磋商,我再三承诺十万元当天上午即可划出,并以导演身份要求曹云金尽快出发,但遭拒绝。
  在拍摄前突然提出苛刻条件并以不出工要胁剧组,这在任何剧组都是大忌。因为没有时间调整拍摄计划。这种行为在演艺界就是极端不负责任极其缺乏职业道德的表现。剧组工作人员、其他演员及群众演员一百多人在现场等他一个人,但凡对演艺界其他同仁有一点尊重,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按通告单要求,曹云金应于早六点三十分开始化妆,他当天到化妆间的时间是八点半。整整晚两个小时。曹云金到现场时是九点五十三分。
     这根刺扎在心上真是疼啊。
  剧组的人看不到曹云金便都看着我,电影《爱神箭》的出品人、总导演。一百多人的劳动、尊严被无视,我该怎么办?
  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如果曹云金不承认伤害了一百多人的劳动尊严,那我便会给剧组同仁们一个交待。
 
  第七根刺:无视导演的核心位置,态度粗暴蛮横,挑战导演的指挥权和决策权。
  之前提到了的证据如下:
  1:无视导演明确提出开机前不可理发的要求,我行我素,试装前头发理得坚决果断。
  2:定装时,对导演试穿两条长裤的要求坚决不予理睬。
  3:对导演按时到场拍戏的要求置若罔闻。
  4:导演对他严重迟到行为予以批评时,非但不承认自己的问题反而态度粗暴蛮横,没有半点尊重。
  作为艺术核心的导演,这根刺扎得还浅吗?
  试问,哪个导演敢用这样的演员。演员老子天下第一,置导演于何地。导演说了不算,演员目中无人,这样的剧组死不足惜,电影也必死无疑。
 
  七根刺,一大把,《爱神箭》摄制组被刺得鲜血淋漓、体无完肤。《爱神箭》摄制组忍无可忍便无须再忍,《爱神箭》摄制组就要对不良行为说不,就要对没有职业道德的人说不,对没有底线的人说不。身中七箭,必当还击。人在做,人在看;人在做,天在看。中国的文化界要求弘扬正能量,那对负能量怎么办呢?不开除曹云金,国理难容,天理也难容。

首页 | 明星 | 影视 | 音乐 | 综艺 | 演艺 | 热点
  • Copyright © 2010-2020 http://www.ent3652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冀ICP备08108040号-21 冀公网安备 13108202000347号
    欢迎广大网友来本网站投稿,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网友提供 QQ:67650701